返回上一頁 第一百二十章 金鰲 回到首頁

第一百二十章 金鰲
仙鴻志異第一百二十章 金鰲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距離津陽山四百余里外,有一條峽谷,峽谷之上愁霧飄蕩,昏云密布,下方谷中,濁流滾滾,奔騰向南,直入寬闊無邊的汪洋,在那水入汪洋的入口處,站滿了身穿鎧甲的士兵,一眼望去,有上千之眾,這些士兵立在水面上,手持鋼叉,射出一道道水流,凝聚成一片方圓百里大小的水網,分明是結成了陣法。

在那水網之外,有五人立于云端之上,這五人當中,有三人周身劍氣鼓蕩,是玉景宮來的那三個道人,另外兩個大漢站在三人對面,互相隔了數里。

其中一人身材異常魁梧,高有三丈,紫面赤發,相貌兇惡,肩披艷紅羅袍,內套金甲,腳踏烏靴,仿佛一個威武的將軍,另一人站在這人旁邊,身形雄偉不下于他,藍面黃須,獅鼻闊口,肩披一件烏袍,同樣內穿金甲。

突然,五人同時往一旁看去,只見天邊有兩人駕云朝這邊過來了,玉景宮三人面色一松,縱身迎了過去。

“大哥,穹霄宗果然來人了,現在怎么辦!”

烏袍大漢對著旁邊紅袍大漢問道。

“稍安勿躁,從氣息上看,一人與我等相差無幾,另一人雖然稍弱,但也不得不防,可是丞相不是說穹霄宗坐鎮此界的只有一位法身修士么?”

紅袍大漢神情有些凝重的盯著駕云過來的兩人說道。

烏袍大漢看著越來越近的云光,雙手水氣一繞,分別抓了一把短鉞,沉聲道:“興許是請來的幫手,早知如此,太子就應該再隱忍一段時日,趕緊通知丞相,人類修士的手段層出不窮,更別說來人是穹霄宗門下了,僅憑你我兄弟可不一定能攔下他們。”

紅袍大漢先是往下面士兵里丟了一塊令牌,手里也抓出一柄漆黑大斧,道:“太子原本也不想現在就動手,但半年前穹霄宗在津陽山的道場突然宣布封山,太子等了一個月,發現穹霄宗卻是沒有一個人出山,跟丞相合計之后,覺得機不可失才決定隱秘行事,之前雖然也有部下探得有人偶爾從封閉的津陽山出來采藥,但從未有人來這濁淵的,不曾想今日卻有人過來采集弱水英魄,現如今被撞破,只能一戰了。”

烏袍大漢緊了緊雙手的兵器,恨聲說道:“那三個劍修也就算了,大哥之前為什么不許我殺了那幾個采藥童子!要是沒他們報信,也不會驚動后面這些人了!”

紅袍大漢搖了搖頭,道:“不管殺不殺那幾個道童,他們都會來,而去我不是不許你殺,而是不能讓你殺,你看太子和丞相也得等津陽山封山才敢帶我們來此地,因為我們真的得罪不起穹霄宗,如果可以不動手,我們就千萬別動手,這也是太子的命令。”

烏袍大漢道:“那若是非動手不可呢?”

紅袍大漢眼中閃過厲色,道:“非要動手,就一定要先下手為強!”

對面云光已然到了一里之外,烏袍大漢凝神看去,可以清楚的看到為首兩人的相貌,左邊一個青年道人,右邊看模樣就是一個少年。

這兩人就是司徒岳和王離了,兩人先是看了一眼對面兩個大漢,發現兩人是金鯉成精,然后目光略過下方海面上結陣的士兵,神念鋪開,直入水底,但剛深入百丈便被強大的禁制彈開,不過在那一瞬間卻探查到數股強大的氣息,臉上不由同時露出冷笑。

紅袍大漢他將兩人的表情看的清清楚楚,上前一步,道:“在下李浦,請問兩位道友尊姓大名?”

司徒岳道:“念你等之前沒有傷我門下弟子,我放你們一條生路,讓正主出來說話。”

李浦神色大變,大吼道:“動手!”

揚斧一揮,辟出一道黑光,化作十丈大的巨斧襲了出去。

幾乎同一時間,旁邊烏袍大漢,舞動雙手短鉞,大片水花揮灑出去,凝聚成上萬根晶瑩鋒銳的尖刺望對面爆射出去,宛如下了一陣暴雨。

司徒岳袖袍一鼓,飛出一面巴掌大的鏡子,發出五色光華,映照當空,巨斧和漫天尖刺只一個照面就被蒸發,化為了虛無。

王離遞給玉景宮三人每人兩張替身符,告知其用法之后,言道:“師兄,那兩只鯉魚精帶著三千只螃蟹下水了。”

司徒岳輕輕點頭,那兩個大漢在他祭出法寶那一刻就遁入了水中,將鏡子收入手中,冷聲道:“剛才我們探得水底起碼還有六個法身級大妖,此外還有一股妖氣堪比天人修士,這群妖族鬼鬼祟祟的躲在水底,還布下厲害禁制,肯定是在收取什么寶貝,我已經傳訊給了弟子,讓他們把峴泉宮的太乙煉魔大陣帶過來,先將這群妖孽困在海底,然后用大陣將他們再慢慢煉死。“

說完又是一嘆,頓了頓,道:“可惜我在此界只是一尊法身,師弟也剛剛才步入法身境,門下弟子加上玉景宮三位師侄的法力也只能剛好運轉陣法,不然激發太乙神雷,只管叫這群犯我穹宵疆域的妖孽立刻化為齏粉。”

王離順手又給了他兩張替身符,道:“師兄別急,稍后興許有轉機,我已經聯系了本尊,他馬上就到,而且若是可能的話,我倒是想盡可能留著這群妖孽的命。”

司徒岳接過替身符,聞言不由想到了王離手下那個焦虺,沉吟道:“師弟是想收服這群妖孽己用?不說那幾個大妖,光是那上千只螃蟹個個都結了妖丹,若是能收為手下,倒也不錯,加上你有那玄妙的星陣,也不怕養不起,如此卻是那群妖孽的機緣了。”

王離笑道:“師兄就不打算收攏一些妖兵?我知宗門在小離天掌控的疆域不小,尤其是這片濁淵,如果能收服這群妖兵,讓他們為宗門效力,師兄門下弟子以后不是也會輕松許多么?”

司徒岳瞥了一眼玉景宮三人,搖頭道:“不行,師弟雖然入門不久,但應該聽說過我幽浮宮一些事,因為擅長煉丹,宗門各脈和其他豪族幾乎是天天找上門,那些憊懶弟子也就趁機把到手的差事丟給這些人去做,結果搞得山門分派過來的道童和力士都閑的沒事干,再給他們養一群妖仆,那不知道他們要變成什么樣了。”

他話一說完,身后玉景宮三人不禁連連點頭。

“師叔說的是。”

“我們一來津陽山,孟師兄就讓我們做了兩個月苦力。”

“孔師兄也一樣,剛才司徒師叔過來我們才知道,原先過來濁淵巡視的差事是他來做的,后面竟然分派給了我們!”

“......”

司徒岳面上一紅,正要說話,卻見一道道彩光飄出水面,待看到這些彩光遁入王離身軀時,眼中頓時露出詫異之色,身后玉景宮三人也發現了這些彩光,臉上的表情也有些驚異。

這些彩光也都不是全都遁入了王離體內,其中一道彩光落在眾人跟前,化作一個銀甲男子,恭恭敬敬的候在王離跟前。

“鐵面,將你在下面看到的給大家看看。”

王離對著男子吩咐道。

“是。”

男子躬身一禮,搖身炸成一片光幕,眾人定睛看去,只見光幕中,一隊隊甲士在水底巡游,這些甲士走在禁陣隔開通道中來來往往,過了片刻,一隊甲士穿過一片幽黑的水幕,眼前突然亮起一片金輝。

在那金輝之中,昂起一顆碩大的龍首,遍布金麟,龍口張開,頷下生有一顆龍珠,而在龍頭之后,卻是數十座金山,這些金山連在一起,遠遠看去如同一個個大包,從眼前的視角看去,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龜殼,而龍首剛好就被這個龜殼壓著脖子。

“這是金鰲!”

仙鴻志異 https://vgamea.com/Read/9951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