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章 獵人筆記 回到首頁

第一章 獵人筆記
海賊之禍害第一章 獵人筆記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我……還活著?”

莫德睜開雙眼,猛地直起身子,愕然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簡陋的木板床上。

還沒來得及查看周圍的情況,腦袋突然刺痛起來。

一些布滿細痕的畫面如走馬燈般在腦海里飛快旋轉。

陌生的。

清晰的。

模糊的。

諸多記憶畫面攪到了一團,似乎就是腦袋刺痛的誘因。

“我明明已經被……”

刺痛之余,莫德眼露茫然之色。

他清楚記得自己在獵人協會大廳的那場風波里,不幸被揍敵客家那個許愿機的力量所波及到。

幾乎就在一瞬間,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身體就被扭成了麻繩。

那變故來得又快又突然,但強烈的痛楚卻殘留了下來,形成死亡陰影籠罩著莫德的思緒。

仿佛間,還能隱約感受到從肌膚傳來的撕裂般的疼痛感。

許久之后,死亡陰影所帶來的負面感受才慢慢消失。

還活著。

這就足夠了。

也在這時,莫德才有功夫去查看周圍的環境。

這是一個空間不如十平方米的木質房間,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淡淡的霉味。

在木質墻壁乃至地板之上,皆是肉眼可見的裂痕。

而房間內的擺設異常單調,除了莫德此時所躺的單人床,房間內的家具就只有一套毫無擺件的木質桌椅,以及一面掛在墻壁上的鏡子。

天花板上吊著一盞功率很低的黃熾燈,為房間提供有限的光源。

除此之外,房間內再無其他東西,甚至連一扇窗戶也沒有。

視線緩緩掠過吃塵嚴重的桌椅,最終定格于邊上那覆蓋著一層薄塵的鏡子上面。

透過鏡子倒映出來的畫面,莫德看到一個陌生的黑發少年。

鏡中少年的年齡約在十五六歲左右,五官談不上帥氣,但清秀順眼。

少年額首上纏了一圈圈染上血跡的繃帶,臉色如病態般蒼白,看上去弱不禁風。

莫德愣愣看著鏡中的“自己”,腦海中那些陌生的記憶逐漸變得清晰。

在這些陌生記憶的短暫洗禮下,莫德忍著刺痛感,眼中的驚疑不定愈發明顯。

“原來是這樣……”

他又穿越了。

而且,這次不是身穿,而是魂穿。

所以,他以這樣的方式活了下來。

緩緩吐出一口氣,莫德并不急于下床去進一步弄清楚所處之地,而是閉上眼睛,慢慢去接受這具身體所殘留下來的記憶,企圖從中提取到有用的情報。

良久后,莫德睜開眼睛,蒼白臉龐上悄然滲出了細密汗珠。

“捕奴船和海賊船嗎……”

用食指輕輕劃開臉頰上的汗水,莫德低著頭喃喃自語。

他弄清楚了這具身體的來歷。

前身出身于商賈,在一次走貨途中不幸被海賊劫掠。

商船上除了如前身這般的低齡少年,其余成年人皆被海賊屠戮一空,包括前身的父母在內。

之后,前身被販賣到一艘捕奴船上,和一群低齡人被關到一間地上墊滿干草的房間里。

沒過幾天,捕奴船突然遭受襲擊,一顆炮彈轟開了關押著前身的房間。

近期記憶到這里就斷了。

之后就……

莫德摸了摸額首上的繃帶,傷口倒是不怎么痛。

怎樣來到這個房間的,他是一點記憶也沒有。

但是能以這樣的方式逃過一劫,莫德除了慶幸便是喜悅。

“海賊、海賊……莫非是海賊王的世界?”

莫德思考著。

他有些不確定。

但眼下唯一能確定的,就是什么都得重新來過。

包括此前在全職獵人世界里長達五年的修煉成果,以及那能讓他迅速站穩腳跟的念能力。

“要是能力還在就好了。”

莫德默默想著。

念頭興起時,毫無征兆之間,手中卻是憑空出現了一本薄薄的黑色筆記本。

黑色筆記本的封面上用銀紋勾勒出兩個中文正楷大字——獵人。

在【獵人】二字下方,則是四條空白的平行銀線,且筆記本的書脊處別著一根無墨鵝毛筆。

看著具現出來的黑色筆記本和鵝毛筆,莫德睜大了眼睛。

明明沒有念力,能力卻發動了。

而且……

莫德看向平行銀線上的空白處。

那銀線上本該有四種映照他【需求】的文字,但現在卻被清空了。

莫德翻開筆記本。

映入眼簾的,仍是一片空白。

沙沙——

翻開第二頁、第三頁……

還是空白!

在原本的紙頁里,可是記錄著他整整【狩獵】四年的成果,而現在全沒了。

“重置了嗎?難怪感覺不到任何‘增益’。”

盡管狩獵成果因重置而清空,但能力尚在,就足以讓莫德欣喜若狂。

獵人筆記是莫德在全職獵人世界時為了將穿越者的情報優勢發揮到極致,從而費盡心思所開發出來的一種能將情報最大限度轉化為實力的成長型能力。

要想發動能力,得完成五個步驟,分別是:

定下狩獵需求→尋找狩獵目標→做好狩獵準備→完成狩獵行動→收獲狩獵成果。

第一個步驟是在銀線上錄進根據自身所需的四種不同需求,當初莫德所記錄的四種需求分別是:念能力技巧、心滴拳聽、潛在氣量、顯在氣量。

但如果是在海賊王的世界,這些需求明顯是行不通的。

不過,有些需求是可以共通的。

比如體術、比如劍術、比如身體強度、比如惡魔果實的能力經驗、又比如霸氣經驗……

在錄進【需求】之后,只要在筆記頁面上寫下目標的名字,同時在腦海中生成目標的相貌,就能完成第二個尋找狩獵目標的步驟。

而之后的第三個狩獵準備步驟,則是記錄下狩獵目標各方面的正確能力情報,只要記錄下來的情報越詳細,在親手獵殺掉目標之后就能收獲越豐富的成果。

能力尚在,哪怕是重來一次,也能以最快的速度成長起來。

莫德很興奮,但也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他意識到一個問題。

雖然獵人筆記還在,但他不確定是否適用于當下的世界。

如果不適用,那等于是白高興一場。

緩緩合上獵人筆記,莫德自語道:“總歸是一個好的開始,不過,眼下還是得盡快弄清楚現況。”

話音剛落,外頭突然傳來一聲槍響。

莫德臉色一變,條件反射般翻落下床,警惕看向緊閉的房門。

隨后,槍聲愈發密集,像是遠處煙花頻繁盛開的聲音,離得有段距離。

聽出槍聲源頭并不在房子內,而是在房子外的某處地方,莫德卻沒有放松警惕,下意識捏緊獵人筆記。

以他現在的身體,要是遇到突發情況,只會是別人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外頭的槍聲來來回回持續了整整五分鐘才漸漸消停下來,而莫德也盯了房門五分鐘有余。

剛才的槍聲,讓他初步體會到了這個世界的亂象。

緊緊捏著獵人筆記,卻無法帶來任何一絲安全感。

因為,現在的獵人筆記可以說是形同虛設,唯有成功完成一次狩獵,才能拿到切實的增益效果。

嗵嗵——

槍聲剛消停不久,莫德聽到房門外一陣由遠及近的腳步聲,瞳孔微微一縮,撤掉了獵人筆記。

隨后,他飛快起身,放輕腳步,背靠在房門右側的墻壁上。

在不明情況的前提下,相較于矮身蹲在空蕩蕩的木床邊上,處于房門一側的位置反而更有利點。

很快,腳步聲來到近處。

莫德偏頭緊盯右邊,屏息以待。

嘎吱——

木門被推開,發出刺耳難聽的聲響。

但是,卻沒有人走進房間,反而是探出了一個黑洞洞的槍口。

而那槍口以一種詭異的角度正對著莫德。

霎那之間,莫德渾身一冷,心跳漏了一拍。

海賊之禍害 https://vgamea.com/Read/7142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