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6463章 親臨 回到首頁

第6463章 親臨
今世猛男陳六合沈清舞第6463章 親臨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吳長安心中還是抱著幾分僥幸,希望陳六合能夠創造奇跡,希望陳六合真的能夠起死回生吧。

“小子,在你手里創造的奇跡不少,希望這一次,你同樣能夠創造奇跡,千萬不要讓我們失望啊,大家可都在看著你呢.......”吳長安站在浴桶旁,對陳六合輕聲說著。

這一晚,注定了是個不眠的夜晚。

不單單是吳長安等一眾人無法入眠。

遠在炎京的很多大佬們,同樣無法入眠。

陳六合的現狀,他們都已經知道了,所有人都在等著陳六合的消息,不管是死是活。

陳六合垂死之身被送入都城戰區并不是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

這個消息,都已經傳到了湛海。

一棟別墅內。

設立了一座佛堂,供養著一尊從一座靈驗寺廟請來的菩薩,這尊菩薩是由一名得道高僧開過光的。

一身沙袍的杜月妃手里捏著三根香,在佛像前虔誠叩拜三下,把香插在了香爐內。

同樣身穿一身沙袍的王金戈也做著同樣的舉措。

上香之后,兩女沒有離開,她們跪在蒲團上,美眸緊閉,雙手扣在胸前,在請愿,在祈禱。

杜月妃還好,眉宇雖然緊蹙,臉色雖然蒼白,從眉眼之中,也能看出些許哭過之后的跡象。

但她此刻還算保持著鎮定。

一旁的王金戈可就沒她這么強大的心理素質了。

她嘴唇輕顫,一邊在默默的請愿著什么,眼角忍不住有淚水無聲滑落。

想到了那個男人此刻正生死不明,甚至是很可能無法度過這次劫難,她的眼淚就不爭氣的淌下,她的心就像是被利刃割動一般,痛的快要窒息。

“不能哭,即便是想哭,也要忍著,現在還不是我們哭喪的時候,我們都要相信他,他不會死,他答應過我們不會死,他舍不得放下我們。”杜月妃沒有睜目,聲音很輕,但很堅定的說著。

“不哭,我不哭。”王金戈一邊說著,一邊慌忙的抹著眼角的淚痕。

“去蜀中,我們去蜀中。”王金戈說道。

“不許去,也不能去。”杜月妃輕輕搖頭,她緩緩睜開了那雙妙美萬千的眸子,看著眼前的佛像,說著:“我們這個時候去,只會給他添亂,只會幫他增添不必要的變數。”

“他一定會沒事的,對吧?”王金戈問。

“對的。”杜月妃很堅定的點頭,她這個從來不信神佛的女人,這一次,特別虔誠,特別虔誠。

與此同時之間,同為長三角的京南,一棟氣派的辦公室內,一名漂亮的女人站在窗邊,她凝視著窗外月色,雙目放空,整個人的模樣,看起來似乎透露出一種令人心疼的疲倦。

“如果你還在乎我們這些人的死活,你就不能死,你要保住你自己的命,就是在保我們的命......”

洪萱萱呢喃著:“陳六合,你身上雖然都是魂淡的特質,但在這一點上,你從來沒讓人失望,這一次......也不會,對嗎.......”

說著話,洪萱萱的眼角有淚滴滑落,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

此時此刻,她心中只系一人,她希望把自己這一生所有的氣運,都用在那一人的身上。

汴洲。

被很多人都奉為神廟且民間傳言及其靈驗的雞鳴寺內。

雖然此刻已經是夜半十分,周圍一片漆黑。

可在雞鳴寺內的佛堂中,卻亮著燈光。

兩名同樣擁有傾城姿色的靚麗女人,正在虔誠叩拜。

她們不是別人,正是身處汴洲的秦墨濃與秦若涵。

深夜來此,不為別的,只為求那個男人的平安。

在這樣的時刻,她們除了能夠拜神求佛之外,似乎也無法為那個男人再做其他事情了。

如果可以一命換一命的話,她們兩人中的任何一個人,都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用自己的性命,去換那個男人的劫后余生。

“別怕,這里的文殊菩薩很靈驗的,有求必應,菩薩能夠佑他平安的。”秦若涵開口,輕聲說著。

那雙哭的已經有些紅腫的眼目,無聲的訴說著她內心的傷心與擔憂。

“我相信他的能力,不管他這次結局如何,我都會一直等著他,一直等。”秦墨濃開口。

“在這一點上,我的意愿比你們任何一個人都要強。”秦若涵說著。

秦墨濃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了秦若涵一眼。

同樣的事情,在炎京也發生著。

人在最無助最絕望的時候,似乎都喜歡祈求神明,這或許是在尋求心中哪怕那一絲絲的慰藉與心安。

蘇婉玥這個從來不上香拜佛的唯物主義者,這一晚,也跪坐在佛堂中......

蜀中,都城戰區。

凌晨三點鐘,一輛專用軍機降落在戰區的機場內。

一名身材并不高大,但卻十分硬朗挺拔的老人從機艙內走出。

吳長安趙權等一眾高級將領們,盡數在這里迎接。

驚龍面色冷漠,龍行虎步,一雙眼目矍鑠迫人,宛若天上的星辰一般。

“龍神。”吳長安走上前,他面對眼前這個充滿了傳奇色彩的老人,被號稱這二十多年來炎夏守護者的老人,都要保持著應有的三分恭敬。

來人正是驚龍,他得知陳六合的情況后,連夜趕至!

“人在哪里,情況如何?”龍神只是輕輕點了點頭,大步而行,沒有絲毫停滯的心情和打算。

“在內部醫院,現在情況還不明確,生死未卜。”趙權如實回答。

龍神沒有再說什么,幾人上了一輛車,直徑開往醫院。

醫院內,龍神看到了泡在藥液中的陳六合。

一眼,他就能感受到陳六合的生命力殆盡,只是吊著最后一口氣還沒下咽。

陳六合能支撐到現在,恐怕,憑借的僅僅是心中的那份執念吧。

看到陳六合那如死人一樣的面色和模樣,龍神的心緒下沉,沉到了谷底。

可以說,沒有什么傷勢,是比陳六合此刻的傷勢更加糟糕的了。

也就是陳六合,要是換做其他任何一個人,現在早就已經死透了,絕不可能還吊著一口氣。

今世猛男陳六合沈清舞 https://vgamea.com/Read/6789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