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千二十六章 文有第一武無第二 回到首頁

第一千二十六章 文有第一武無第二
劍來第一千二十六章 文有第一武無第二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的散仙呂碧霞,會輔佐他們,身邊還有個暫時名聲不顯的師行轅,如果真被張風海談妥此事,辛苦愿意出山,那么這個才四人的門派,不容小覷啊。”

曹溶悚然。

莫非是道祖親自打開的鎮岳宮禁制,放那張風海離開煙霞洞?

這不是放虎歸山嗎?誰不知玉樞城張風海與余掌教的那樁恩怨?是個公認的死結。張風海可不是一般的修道天才,由著此人開宗立派,開枝散葉,壯大勢力,即便是白玉京,依舊會是一個不小的隱患。因為在曹溶看來,如果說蠻荒天下攻伐浩然九洲,對兩座天下而言都是一份考卷,浩然的考題,在于“外患”二字,那么暗流涌動的青冥十四州,也會迎來一份“內憂”二字的考卷。

陸沉笑道:“不用緊張,在師尊眼里,我那余師兄債多不壓身,根本不在乎多一個墻里開花墻外香的張風海。”

“至于蠻荒天下那邊,那個甲申帳出身的周清高,不出意外,他會頂替某位被白帝城顧璨拐跑的那個女修,補上天干一脈的缺口,并且成為領袖。相信這些都是他師父早早預料到的事情了,彎來繞去,還是這么個結果,該說肥水不流外人田好呢,還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

曹溶點頭道:“練氣士不是武夫,很難有誰可以獨享美名。”

陸沉好像不認可這個說法,“你那余師伯,不是曾經有方私章,就鈐印在你那副畫冊上邊?”

曹溶神色肅穆說道:“文有第一,武無第二。”

陸沉笑道:“這里的文,當然不是詩文小道,而是言說道法,武,是說與人斗法,廝殺的本事。”

故而這方印章的內容,便是師兄余斗最真實的心聲寫照,要做那道術皆是第一人的存在。

吾道最高,至于打架本事,對不住,你們就只能去爭第二了。

曹溶心神往之,“這種話,唯有余師伯說來,旁人便不覺得狂妄,反而只覺得豪氣干云。”

陸沉笑嘻嘻問道:“曹溶,如果要你跟那位余師伯為敵,作何感想?”

曹溶苦笑道:“哪敢,想都不敢想。”

陸沉板起臉,“如果是大勢所迫,你身不由己呢,比如,只是比如啊,比如為師哪天跟余師兄翻臉了,干架一場,然后被余師兄打死了,你當弟子的,不得為師父報仇啊?”

曹溶目瞪口呆。

陸沉拍了拍曹溶的肩膀,教訓道:“這么開不起玩笑,還怎么混江湖。為師這么多優點,你學著啥了?”

就在此刻,陸沉腦袋一歪,連忙扶正頭頂道冠。

最開不起玩笑的,還得是師兄余斗。

余斗與人斗法,是出了名的一人一下。直到……碰到那個狗日的阿良。

曹溶顯然也想到了這個“聲名狼藉”的劍客,問道:“師尊,天外那兩場架,余師伯對上阿良,留力幾分?”

陸沉趕忙又施展“搬酒術”,從長春宮那邊偷來一壺酒釀,抿了一口酒,壓壓驚,這才反問道:“你不是應該先問我是否留力嗎?”

曹溶只覺得匪夷所思,那阿良劍道再高,對上號稱“真無敵”的余師伯,怎么都該沒有半點勝算才對,可事實上,第一場架,阿良確實被余斗一拳從天外打落浩然,但是第二場,卻是余師伯挨了阿良一拳,身形墜落回青冥天下。

陸沉笑道:“這就是十四境斗法的精髓所在了,只是天機不可泄露,尤其是涉及到了余師兄和那個誰誰的大道,我就不跟你多說了。”

曹溶疑惑不解,望向師尊。

因為大師兄曾經提及過師尊的一個獨有愛好,山巔大修士之間不宜直呼其名,會心生感應,但是師尊就不一樣,只要無聊了,就一遍一遍“打攪”對方,知道對方破口大罵才開始閑聊,也不管對方愿不愿意對話。可是好像在阿良這邊,師尊就不愿意開口說“阿良”。

陸沉笑呵呵道:“你想啊,這家伙出拳刁鉆,沒有半點武德,出劍能好到哪里去,我也怕他。”

之后陸沉帶著曹溶,來到了嘉佑二年的一處科舉考場,還去了洪武三十一年的五月初九,曹溶見到了皇宮內一間白綾掛梁的小屋,婦人們哭哭啼啼,也有臉色淡漠的女子。之后他們見到了一位黟山的守松人,有條碧綠山澗,甘滑若流髓,陸沉在此停步,掬水洗臉,黃昏時,人間鳥飛檐上,山外云繞山腰,陸沉坐在崖畔,除了那位守松人,曹溶恍惚間好像看到了一襲青衫長褂的年輕隱官,站在師尊身邊,一同欣賞夕陽,陸沉坐沉紅日,青衫看遍青山。

陸沉冷不丁問道:“曹溶,萬年之前,你知道誰是人間最年輕的十四境修士嗎?”

曹溶搖頭,畢竟關于此事,從無記載,也無任何流傳開來的消息。

陸沉笑問道:“那么萬年之內呢?”

曹溶神色古怪,“其實是文圣。”

陸沉點頭道:“是啊,就是這個老秀才,只因為誰見著了他,都喜歡稱呼一聲老秀才,所以讓我們很容易都忘記了,他是一個能在百年之內從一境躋身十四境的讀書人,準確說來,是四十歲開始修行,約莫百歲得道,甲子光陰而已。”

“只因為老秀才是合道地利,才顯得不是那么驚世駭俗,但是沒有幾個知道內幕,如果不是文廟圣人的職責所在,老秀才是完全可以合道人和的。”

曹溶唏噓不已,當年文圣離開功德林,游歷寶瓶洲,曾經造訪靈飛觀,非要以字帖換酒,曹溶沒答應,此刻想來頗為后悔了。

師徒雙方腳下山河又移,在一處古樸涼亭內,一師二徒,三人都未能發現陸沉、曹溶的到來,陸沉嚼著一只干餅,蹲在棋局旁,那人兩位弟子當中,有人心不在焉,望向亭外的天邊鴻鵠。隨后就來到了一座古傳與海潮相通的古詩,鐘聲悠揚,似能入人心坎,陸沉將手中干餅捏碎丟在地上,小鳥往來覓食,并不怕人。之后他們來到了一條洛水,中途在一處冷鋪歇腳,落水此地河神,似乎憎惡所有姓司馬的人,陸沉在一條漕船上,仰面而躺,神游天上,讓曹溶大聲宣稱自己姓司馬,果然惹來河神的興風作浪,只是一條顛簸大船始終不曾翻沉,河神手段用盡,只得悻悻然而去,陸沉與弟子笑言,這就叫“小心”駛得“萬年船”。

最后陸沉帶著曹溶來到了一座山巔小亭,亭額虛心,旁有石碑,碑文漫漶,依稀辨認鐫有六字,“此地煙霞最多”,山遠處是一座繁華城池,夜幕中,曹溶眼底紅塵十萬家,云霧溟濛中,城池宛如水晶簾下,美人晨起梳妝,若隱若現,恨不能以巨燭照之。

陸沉雙手籠袖,笑道:“問吧,你心中那個最大的疑惑。”

曹溶抬頭望向天幕,點頭道:“三教祖師,尤其是弟子的祖師爺,為何不阻止那個人。”

陸沉笑道:“曹溶,好好想想,為師當真沒有給出答案嗎?”

曹溶側過身,打了個稽首,“弟子魯鈍,懇請師尊解惑。”

陸沉嘆了口氣,說道:“三教祖師,十五境,各自合道整座天下,他們便是天下最不自由的三個人了。”

言語之際,曹溶發現自己又與師尊站在了那條湖上小舟,不過這次他們卻是站在了船尾,陸沉伸手出袖,指了指湖水漣漪,緩緩道:“三教祖師如同置身于一塊琉璃世界中,是字面意思的那種,行動不便,免得侵擾天地,無心還好,若是有意為之,就像在天地間擠出一條裂縫。在這之外,還有個天大的麻煩,就像我這次來浩然天下,是要找一條漏網之魚,只因為我陸沉被認定為青冥天下的白玉京道官了,已經屬于外人,于是便有時乖命蹇的嫌疑,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有心為之,就會與之擦肩而過,無心插柳反而柳成蔭。”

曹溶沉思不語。

陸沉卻又問道:“先前我帶你游歷的幾個地方,你以為的先后,便是真實的順序嗎?”

不等曹溶回答,陸沉笑道:“就像紙上一行文字,被稍稍打亂順序,你不一樣能夠認出一句話的完整意思。”

陸沉微笑道:“與你說個十四境修士的幾個內幕好了,比如為師曾經耗費足足兩千年光陰,試圖盡可能多記住青冥十四州的人物、地理、事件。”

說到這里,陸沉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結果這里扛不住了。”

這也是先前陸沉提醒陳平安,要注意裴錢關于“記憶力”一事的緣由所在。

“發現這條路走不通,就換了一條道,不過之前那條道路不算完全白走,在前邊的基礎上,為師曾經嘗試觀想整個人間,是一架儀器,萬事萬物,井然有序,然后在數千萬個‘齒輪’間放滿了‘偏差’、‘錯誤’等實在與虛無的種種‘自由’。天地與我并生,而萬物與我為一,既已為一矣,唯我獨與天地精神往來。可惜還是失敗了。”

“境界境界,境與界,仍是不夠。所以當初與佛祖論道一場,我還是輸了,而且是輸給了自己早就知道的一個道理,以有涯隨無涯,殆已。既然連最笨的窮舉法,都無法成功,那就只能追本溯源了,找到那個一,就像師尊那樣,‘吾游心于物之初’,‘目擊而道存矣’,可惜這個一,何其難找。”

陸沉本來將師兄寇名視為一個未來的嶄新的一。

所以就有了那場驪珠洞天的十年擺攤和護道。

“曹溶,你得閑時,不妨好好深究一下鏡花水月和飛劍傳信的大道根祇所在。”

陸沉微笑道:“人事千百弊端,都有個由來。當師父的,若是只教枝葉,弟子成得甚事。”

曹溶低頭道:“弟子領命。”

陸沉沒來由問道:“白也從不承認自己是人間最得意,知道為什么嗎?”

曹溶搖搖頭。

陸沉哀嘆一聲,難怪老秀才那么偏心陳平安,腦子靈光,能說會道,善解人意,小棉襖么。

見弟子不開竅,陸沉只好自夸道:“當然是白也佩服我的學識與胸襟,覺得我才是那個人間最逍遙的人物啊。”

曹溶低頭拱手,“弟子拜服。”

陸沉嘀咕道:“哪怕聽你這么說,為師也沒有半點成就感的。”

有點羨慕那座落魄山的風氣。

曹溶赧顏。

陸沉開始走下潑墨山,曹溶緊隨其后。

“有人說,不苦人不敢不從之事,要劈開自家胸中荊棘,打破心中壁壘以便人我往來,便是天下第一快活世界。”

“那些荊棘與壁壘,你以為是什么?是我們自身與心中的道與理,禮與法。”

“喝水不忘挖井人。萬年之前,先賢們若無舍我利他的心境和舍生忘死的氣魄,人間就不可能有如今萬年的‘人間’。”

年年春風和煦,也會吹老美人面,白了少年頭。

山風迎面吹鬢角,陸沉面帶微笑,喃喃自語道:“是啊,現在的我們,修道是為什么呢。”

“天下不可一日無此君。”

陸沉自問自答道:“此君是誰?曹溶,記住了。是你,是你們,是所有人。”

劍來 https://vgamea.com/Read/4385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