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兩百六十三章 結局 回到首頁

第兩百六十三章 結局
燈下第兩百六十三章 結局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跳腥河里臭味翻滾,仿佛預示到了山鷲國的下場,有將士高聲喝喊,“投降,處罰減輕!”這意思明擺著讓山鷲王子自動繳械認輸,其實,將士們心里有數,山鷲王子本領高強,他要是肯投降,立馬取他人頭,若是不投的話,他們人多勢眾,還能輸了不成?反正他是刀架在脖子上,不管是背還是面對著,橫豎是一死了。938小說網 www.938xs.com山鷲王子大概看出了他們的計謀,一步步往跳腥河邊上挨,人群中有人拽住山鷲王子,好像是不讓他跳河的,結果山鷲王子一刀砍死這人,拔箭朝這邊射來,然后和那伙人唧唧歪歪說著,火氣好像很大。

這邊三臂國人已經等不及了,高舉著長刀短劍,朝敵人壓制過去,山鷲王子大喊大叫,發了瘋似的仰天長嘯,嚇得前面的士兵看看不敢上前,在后面的,可觀因素導致他們膽子大,叫嚷著:“沖呀,沖呀!”前面的人全讓開,后面的揚起刀把,抓著人給了一刀,血“茲茲”炸出來,有膽子大的來動山鷲王子手的,旁邊人叫喚著:“殺他殺他!”誰知,山鷲王子“撲通”頭朝下跳進了跳腥河里,紅色的水蕩漾了幾層波紋,再不見人頭露出,其他的蝦兵蟹將,沒跳下去的全被他們殺光,一個子沒留。

一時間,所有人撕衣服敞胸膛,大呼小叫,殘留的火繼續侵噬著沒有完全燒盡的桑葚樹木,地面好多年沒像這樣清爽過了,站在跳腥河邊上,可以一眼看到山鷲國,林中條條小溪水里面全是草木灰,漂在水面黑黑的一層,不見什么奇花異樹,不見什么駭人聽聞的猛獸妖物,干干凈凈,順順當當,當消息傳回來,大街小巷的人叫喊地滿心歡喜時,王芳暗暗高興:不枉我跑回來這一趟!

更讓人驚喜的是,火燒崖千年不滅的火竟然熄了,雖然大家都是丈二和尚摸不著腦袋,一邊稱奇,一邊激動地口口相傳,山鷲國徹底消失了!大王百里迢迢,趕赴到火燒崖觀看火熄滅后的奇景,燒紅的石頭慢慢冷卻,先是由紅變白,再由白變成黑色。底下飄上來一股刺鼻的酸味,風一吹,味道淡了,又聞到焦掉的樹木味。士兵們進行最后偵查,抄了山鷲大王的家,由于這里不存在值錢不值錢的概念,沒有人說山鷲大王家里有什么。

王芳研究了一天的龜殼,還是不知道怎么打開,這仗打贏了,她認為能去找大王了,一面是商量送她去紫沙河,一面順便問下龜殼的來歷。尋到大殿時,沒見到大王倒看到了白芳扶著疲憊不堪的仁和,見到她,仁和輕輕打聲招呼自己上樓去,白芳瞧瞧她,看到王芳夾著大包袱,問她是什么。她說是龜殼,白芳驚慌地把她往外推,四下狐疑地看看。王芳苦笑著說:“干嘛干嘛?神經兮兮的?”

白芳說:“你不知道,龜殼是張伯在古柏水潭里無意間發現的,他說可能和一些,具體什么事,我不知道,張伯說這東西重要,不能被其他人知道。”王芳點頭,說:“知道知道了。”其實,她不知道她手中拿著的龜殼里面裝的是河圖。大王從火燒崖看風景回來后,興趣大起,說要擺慶功宴,犒勞所有為國出力的人。三個老私下和大王議論,“這仗打得忒利索了吧,不會出岔子吧?”

大王一笑而過,說:“世事無常,我們早該打到山鷲國了,殺他個片甲不留,可惜呀,祖輩他們就想實現的愿望至今才完成,我們一定要擺酒宴,順便祭下祖。”說道祭祖,王芳是親眼目睹了他們的祖墳的,在桃林里面,靠西邊蓋的,外貌很奇怪,每座墳前都立一塊石碑,石碑上是個“×”型小石塊,墳呈長方形,稍微隆起一點,整體是沉于地下的。

王芳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和大王說了她要出去的事,大王卻隨口給應付掉了,說要擺慶功宴。王芳走在回去的路上,一個人默默地對大王冷諷熱嘲笑,一個如此小的部落,發生戰爭簡直就是無知的表現,兩方缺一,這里人氣大減,地下多妖魔,“我看你們遲早得大難臨頭。”她感到氣憤,火燒崖火都熄了,要走都是輕而易舉的事了,還拖著,她之前激蕩的心情被怠慢,像被潑了冷水,一轉念頭,想到我自己去就是了“,因為火燒崖沒火,所以完全可以獨立自行的,想著,她回到了張伯這里,把包袱背上往火燒崖走去。

路上偶爾見到幾個士兵,擦邊過去后她總覺得他們在議論自己。到了火燒崖邊上,見到幾個在加固橋的士兵,沒和他們說話,他們卻主動向她問好。他們或許不知道是王芳回來報的信,竟然一聲謝或者是幾句贊美的話都沒,王芳悶著頭走遠離了橋這里,憑著記憶,可是她自己怎么翻都翻不出之前她從底下走出來那一幀畫面,找不到那條紅線,下去成了問題。

她朝底下叫喊幾聲,希望神仙老頭子可以在底下應道:哎——“結果,沒有回音,有的只是橋邊士兵的疑問,王芳輕言罵道:“問什么東西問?”探頭凝望了好長時間,突然聽到有人叫她名字,她一驚喜,再一聽,卻發現聲音從背后傳過來的,是白芳多遠在叫她。王芳站在原地,等到白芳滿頭大汗跑過來,問她:“你怎么跑這來了?這,這是干什么?”王芳急著想哭,說:“他們都在等我,我一個人還在你們這里,我,我呆不習慣!”

小脾氣發的,白芳笑著指點她額頭道:“大王到處找你,要代表大家感謝你,你竟然跑了!”白芳拉著氣沖沖的王芳,拽著她走一截,王芳才稍微消氣跟著她回去。幾個修繕橋面橋樁的士兵都搶先往回跑,這里的軍隊管理夠散漫的了。所有的人穿得武裝整齊,卻個個面帶隨意的笑容,大王站在大殿門前,底下擠滿了人,她們從后門進到大殿,再從大殿里面出來。

好多人像沒見過王芳,底下是一片唏噓聲,大家笑哈哈地討論,“這是個善良的姑娘”、“這姑娘長得真好看,哎呀!”、“再好看,人家是外面的,哎,你們說外面到底是個什么樣,會不會有……”,這伙人哈哈大笑……大王見到王芳,高興地一下舉起三只手,打著禁言的手勢,底下嘈雜聲才小了點,大王咳咳幾聲,底下聲音又小了十分貝。這大王才說話,“嗯——今天,我們,來來,往前站。”

王芳站到了白芳前面,白芳看著她笑。旁邊的大王繼續說:“要知道沒有王芳的及時通知,我們恐怕早遭到了山鷲國的偷襲了,她之前,已經被送出去了,卻在經過火燒崖的時候看到了山鷲人在下面造僵尸,哎,造僵尸是什么?拿我們人放在河水里泡,然后有僵尸從死人的肚子中爬出,這是多么惡毒?山鷲國能有今天,是自找的。所以,我特別想謝謝這位姑娘,我們應該永遠記住她!”大王對著她深深鞠了一躬,王芳不懂大王這姿勢什么意思,出于回謝,她抱拳低頭說:“客氣了客氣了!”

底下人聲一下鼎沸起來,萬眾矚目下王芳紅了臉,尷尬地回看了眼白芳,發現她也緋紅著臉,覺得有些難以理解,和大王說她下去了。大王在上面繼續胡侃了幾句,都是些安撫民心鞏固統治的話,說的大家是熱血沸騰,吵著要喝酒吃菜。果然,大王擺起了近千桌酒席,桌子全是從各家各戶搬來湊出的,廚師請了有近百位,說是請其實全是當家燒菜做飯的婦女們,而三老和二老也停下手中重建城區的計劃同大家一飲為快。

王芳坐著一人聽著外面的喧囂看著墻上掛著的這幅畫發呆,畫上的基本色是灰色,右下角是微微的金黃色,那是太陽落下去的地方,一座懸崖,這邊是廣袤的天空,這邊是茂盛的樹林,一條幽邃的小道隱藏在林子中,天上萬鳥飛翔,各姿各態,都朝著樹林里飛進。仁和路過大廳見到她如此神情,說:“這是張伯畫的,是深夏暮下歸鳥圖,我和父親都喜歡,所以掛在最耀眼的地方,哈哈,我特地拿了父親珍藏的酒,準備找白芳和你喝的……”仁和說這話吸引她注意力的,王芳卻一臉死表情,耷拉著眼皮,有種無限的疲憊,看(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燈下 https://vgamea.com/Read/2063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