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94章 自殺未遂 回到首頁

第94章 自殺未遂
一胎兩喜,大佬爹爹又在裝第94章 自殺未遂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媽媽,跟你在一起的這個男人,是不是那次我們在醫院里碰到的那個?”

君朗突然開口,宋鏡伊回頭看了一眼顧婕,這個小家伙要么不開口,要么就給他們拋出極其尖銳的問題。

不過現在他們兩個已經光明正大在一起了,也沒什么不好讓孩子知道的。

“沒錯,就是那個人。”

君朗暗暗的松了口氣,他們只見過兩面,但是他總覺得那個就是他的親生父親。

從那天之后他看了很多關于這方面的文章,大部分的文章都寫的很清楚,有血緣關系的兩個人才能看起來很相像,如果他們兩個沒有血緣關系,根本不可能長得那么相似,他簡直是縮小版的厲朝鈺。

“是他就好,我覺得他很好,跟你在一起也很搭配,反正你那么笨,他剛好很聰明。”

君朗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宋鏡伊扶著額頭,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兒子的這個評價實在太奇怪了。

怎么能這么說自己的母親,這不就是赤裸裸的胳膊肘往外拐,竟然還說其他男人聰明。

“君朗,你這么說恐怕你媽媽又要跟你沒完沒了了,你還是換個詞語來形容一下你媽媽吧。”

顧婕趕忙在旁邊拍了一下君朗,他這話可是大錯特錯,招惹了宋鏡伊他也沒好果子吃。

君朗回頭看了她一眼,她給了君朗一個眼神,君朗秒懂。

“好,媽媽,我不說你笨了好不好,反正多一個人在你身邊也能幫你看著不被人騙。”

聽了這話宋鏡伊實在太無語了,左思右想都離不開這個說她笨的主題。

第二天上午,顧婕迷迷糊糊起床的時候,聞到家里的香味兒,突然瞪大了眼睛。

“這個時間你不應該已經去上班了?你怎么還在家里。”

顧婕大吃一驚,宋鏡伊在廚房里往外瞟了一眼,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

“我今天特意請了假。”

顧婕翻了個白眼兒,不愧是已經在一起的人,現在時刻都惦記著厲朝鈺的感受,她做的這些全都是病人吃的飯菜。

兩小時后……

剛到醫院,宋鏡伊推開病房門的那一瞬間,讓病床上的厲朝鈺大吃一驚,不是說好了不打電話就不能來了嗎?為什么自己又跑了過來。

雖然他很想跟宋鏡伊呆在一起,可他實在不想因為自己影響到了宋鏡伊的正常生活。

“怎么?還不想讓我過來了,對不對。我幫你做了點吃的,你嘗嘗看合不合胃口,如果有什么問題我明天來送飯的時候注意一下。”

宋鏡伊有些害羞的走了過去,把那些飯菜整整齊齊的擺在了他的面前。

“不用了,只要是你做的就好。”

厲朝鈺狼吞虎咽的把那些飯菜吃了下去,連坐在一旁的宋鏡伊都大吃一驚,他這個架勢,實在太恐怖了。

接連幾天,宋鏡伊每天中午都會去送一頓午飯,有時候下班還會帶一餐晚飯過去,他們兩個幾乎每天都在聊天。

傍晚,宋鏡伊提著飯盒走進了病房,厲朝鈺呆呆的站在門口看著她。

“你現在這種狀況應該不能下地走路吧,你隨便下來活動,會不會對身體造成影響。”

宋鏡伊趕忙放下了手中的東西過去扶著他,可厲朝鈺缺沒太在意,只不過骨折而已,沒什么大問題。

“我沒事兒,你不用擔心,我已經問過醫生了,醫生說我現在可以下來走一走,我只是骨裂,裂的不太厲害,今天重新復查的時候,骨頭已經愈合了,醫生說如果不下來走一走,很有可能小腿萎縮。”

厲朝鈺跟著他走回了床上,現在每天待在病房里,唯一的期盼就是等著宋鏡伊來送吃的。

他們兩個白天也會時不時的跟對方發些消息,最近這幾天他們兩個的關系拉近了不少。

“好,但是你不能大幅度運動,下來隨便走走就回去。”

宋鏡伊站在旁邊看著他,實在擔心他有什么問題。

厲家老宅。

老爺子最近這些天一直在忙那個肇事司機的事,現在厲朝鈺躺在醫院里只能他出馬解決這些事情。

“老爺,這是我們調查到關于那個司機的全部資料,那個司機的資料上沒有什么問題,并且他看起來只是個普通司機,會不會這件事情沒有我們想的那么復雜?”

管家把那些資料遞到了爺爺的手里,可爺爺直接搖頭,他總覺得這件事沒那么簡單,大貨車莫名其妙的跑上了那條路,并且撞到了厲朝鈺,這一切未免太巧合了點。

就算是不懂車的人也看得出來厲朝鈺的那輛車不便宜,在緊急狀況下,他們也會考慮賠償的問題,尤其是這種靠著拉貨養家糊口的人,就算讓自己出問題,也不會撞到這種讓他們無法賠償的車子。

“不可能,你們把那個肇事的司機帶過來,我要親自審問。”

爺爺對這件事情十分重視,管家看爺爺的態度這么堅決,只能把那個肇事的司機帶到了家里。

那個司機被兩個保鏢從外面拖了進來,臉上還帶著一點不悅,看起來好像很不服氣。

“怎么?你撞了我孫子,難道你不覺得自己有問題,還擺出這副高高在上的架勢是干嘛。”

爺爺冷臉相對,那個人揚著臉,根本不愿意跟爺爺說話。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這件事情跟我沒有任何關系,我不知道你們為什么要把我拖到這兒來,真是浪費時間!”

他咬牙切齒的說了一句,爺爺拋出了很多問題,他都沒有回答,呆呆的蹲在旁邊的地上,好像什么話都沒聽到似的。

“快把人按住,他要自殺!”

爺爺一直瞪著他,看著他突然咬下了自己的舌頭旁邊的保鏢趕忙沖了過來,掰著那個司機的嘴。

第二天上午比賽現場,宋鏡伊剛到,一直在比賽現場尋找尚婷。上次比賽結束的時候他們兩個約好了,等這次比賽的時候在現場碰面,可是剛剛已經圍著現場找了一大圈,都沒看到人。

“你好,我想問一下,上次跟我一起進入決賽的尚婷為什么今天沒有過來。”

一胎兩喜,大佬爹爹又在裝 https://vgamea.com/Read/10535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