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89章 車禍 回到首頁

第89章 車禍
一胎兩喜,大佬爹爹又在裝第89章 車禍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宋鏡伊看著他一直笑,厲朝鈺轉過頭來的時候,他們兩個的視線剛好碰到在一起。

“怎么?為什么要這么看著我?是不是我做的這些事情讓你不開心了??”

厲朝鈺有些詫異,宋鏡伊帶著一臉甜蜜的笑容搖了搖頭,她才不會那么想呢。

“沒有,我只是覺得你好像跟之前看起來不太一樣了。”

宋鏡伊兩手托著下巴,細細回想他們兩個最開始見面時的場景,好像他現在比之前多了幾分柔情,她可以確定,這種感覺堅決不是自己多想。

厲朝鈺雖然沒有什么戀愛經歷,可看著宋鏡伊現在這副樣子也能確定,他們兩個有戲。

“我只是不想那么兇而已,現在這樣倒覺得蠻好。”

整場聚會他們兩個都不遠不近的跟對方聊著天,雖然看起來有距離感,但這種有一句沒一句的交流,已經讓厲朝鈺很滿足了。

畢竟旁邊坐的都是設計部的同事,宋鏡伊沒趕他離開,反而還那么嬌羞。他記得石君之前說過一個女人喜歡上這個男人的表現,宋鏡伊現在不就是這樣?

聚會剛剛結束,大家勾肩搭背的從里面走了出來,今天晚上是厲朝鈺請客,部門里幾個愛喝酒的男人多喝了幾杯。

“看看他們喝成什么樣子,我看下次聚會就不要把這幾個人帶來了。”

魏麗在后面看著那幾個人勾肩搭背的往前走實在無語,還有幾個在他們剛開始喝的時候就已經不行了。

厲朝鈺一直跟在宋鏡伊的身邊,魏麗也很識趣,雖然很想跟宋鏡伊說話,但還在刻意保持距離。

“鏡伊,我先走了,明天見。”

魏麗沖她說了一句,還在旁邊拍了拍部長。部長也拉著幾個部門的人走了,只剩下了宋鏡伊和厲朝鈺。

宋鏡伊尷尬的低下了頭,傻子都看得出來,這是他們故意在給厲朝鈺制造機會,知道他們在厲氏集團工作,用不著這樣討好總裁吧。

“我送你回去怎么樣?”

宋鏡伊抿著嘴笑著點頭,不好意思說一個字兒。

前面還有很多同事一直在注意著他們兩個,尤其是張恒和魏麗,看到他們兩個坐上了同一輛車子差點兒尖叫。

其他同事也向旁邊的人一直挑眉,讓他們看宋鏡伊。

剛坐上車子,撲面而來的煙草氣和淡古龍水味合二為一,宋鏡伊實在驚訝。

這跟想象中的好像不太一樣,本以為車子里會有女士香水味的殘留,可現實卻大不相同。

看得出來,厲朝鈺很喜歡這輛車子,這淺淺的煙草器看起來像很早之前留下來的,他以前應該很喜歡坐在車子上抽煙。

一路上,他們兩個沒跟對方說一句話,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只不過厲朝鈺有些抑制不住的喜悅,時不時會往副駕駛的位置上瞟一眼,還不敢瞟的太明目張膽。

宋鏡伊一直在糾結厲朝鈺對她的態度,不知道跟自己想象中有沒有差別。早就聽說他們頂流圈子的人會有些很奇怪的癖好,因為這個原因宋鏡伊擔驚受怕了很長時間。

“喂,我有些事想問你。”

宋鏡伊將目光轉向他的身上,原本面無表情的厲朝鈺,聽到這句話之后一秒破功笑了起來。

只要宋鏡伊跟他說話,他沒有不回應的道理。

“啊!小心!”

旁邊突然傳來了很奇怪的聲響,宋鏡伊看向窗外是一輛車速飛快的大貨車沖他們這邊開了過來。

厲朝鈺跟隨他的目光看了過去,那輛大貨車應該已經失靈了,不然不可能在路上s型行駛。

“這怎么辦?那輛大貨車已經失控了,我們能不能躲一下。”

宋鏡伊緊緊抓著座椅,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厲朝鈺連續躲閃了好幾次都沒有躲開。

“開車門跳車!”

厲朝鈺大喊了一聲,兩手還一直放在方向盤上,控制方向,噴這輛大貨車已經失控了,司機坐在里面閉著眼睛,應該是疲勞駕駛。

宋鏡伊剛打開車門,厲朝鈺趁著她不注意把人推了下去,他必須留在車子上。

他這邊已經無法完成緊急避險,如果強求,他一定會車毀人亡。那輛大貨車沖著厲朝鈺那邊兒開了過去,根本沒有要剎車的意思。

“砰!”的一聲巨響,車子突然冒起了黑煙,連續翻過了好幾圈。厲朝鈺也被那輛大貨車撞倒在了地上,那個司機突然在駕駛位置上睜開了眼睛,看他面前的這一切,他也很驚恐。

還沒來得及靠近,那邊那個司機重新啟動了車子,宋鏡伊趕忙從那邊跑了過去,那個司機根本沒有要下來救人的意思。

“難道你就這樣跑了嗎?你能不能考慮一下別人的安危!”

宋鏡伊沖那邊兒大喊了一聲,那個司機直接開車離開了那兒,宋鏡伊。淚眼汪汪的看著那輛車子離開的方向。

“8752。”

宋鏡伊小聲呢喃了一句,厲朝鈺躺在地上順頭流血,人已經陷入了昏迷,剛剛那輛車子直沖著主駕駛的位置撞了過去。

“厲朝鈺!你千萬不要嚇我,你要撐住!”

宋鏡伊。急急忙忙的從口袋里拿出了手機,她才反應過來,厲朝鈺剛剛根本沒有跳車的打算,只是想在危機關頭把她推出去罷了。

十分鐘后……

救護車趕到了現場,大家聽說受傷的人是厲朝鈺,立刻聯系了厲氏集團旗下的醫院。

“你千萬不能有事,如果你有事的話,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過自己的。”

宋鏡伊一直抱著她,兩人坐在血泊當中,醫生和護士把人抬到救護車上的那一瞬間,宋鏡伊已經崩潰了。

她剛剛親眼看著那個大貨車撞了過來,這次的撞擊實在太嚴重了。

在救護車上,宋鏡伊哭聲不止,一直守在擔架旁邊。

“你們能不能告訴我他會不會有事兒,他為什么流了這么多血。”

她兩眼通紅看著旁邊的醫生和護士,可那些醫生和護士也不敢回答這個問題,他們現在還沒有做具體的檢查,不敢判斷究竟是什么地方出血。

一胎兩喜,大佬爹爹又在裝 https://vgamea.com/Read/105351/index.html